興業原創

當前位置:首頁 > 興業原創

“揭開公司面紗”制度能否逆向適用的思考與實證

作者:金晶 發布時間:2019-09-17


法人,是法律擬制產生的主體,一般視為具有獨立人格,具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依法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的組織,公司是最主要的法人主體類型之一。法人制度的設立,其本意在于將經營者與經營體風險隔離,使經營者在交易中承擔的責任有限化,降低交易成本、提升交易效率,既保護經營者又保護交易相對方。而再某些特定情形下,公司的法人人格面臨被否定其存在的可能性,一旦法人人格被否定,股東將失去承擔有限責任的保護,直面公司債務,即公司的債權人可以向股東主張承擔公司債務。實踐中,還存在另一種情形,即股東債權人認為公司法人人格既然被否認,那么其就應當對股東個人債務也承擔清償責任,上述主張是否能夠成立,本文將嘗試淺析。



一、何為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又被稱為“揭開公司面紗”,其含義為“法人在法律上獨立性的排除,假設其獨立人格不存在情形” 1 ,即為,當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時,通過將公司獨立于股東的人格進行穿刺,而是公司法人面紗背后的股東直接面對公司債務及債權人訴求。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在我國現行公司法中已有明確規定,表述為:“公司股東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東權利,不得濫用股東權利損害公司或者其他股東的利益;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2 上述規定中,涉及公司債權人的規定是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直接體現。除此之外,關于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一種特殊情況:一人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另有明確規定,即“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3 上述規定均為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在我國公司法體系中的直接體現。


微信圖片_20190917091725.png



二、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適用


實踐及學理關于如何適用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標準趨于一致,即考慮適用條件是否具備,同時考慮條件成立與否的舉證責任分配問題。


首先,關于法人人格否認制度使用的要件,主要考慮三個因素:主體、行為、結果。考慮上述三因素也是直接考慮某種情況是否適用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的過程,從公司法第二十條“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可知,其適用條件需滿足主體為“公司股東”、行為為“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結果為“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在上述三個要素中,主體要求是明確的。關于行為的要求,需要界定何為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的行為,主要包括兩類:一是利用公司法人格規避合同或法律義務的行為,二是公司法人格形骸化的行為。第一類行為可理解為公司股東因自身受合同限制或負有法律義務不可從事某些活動,其利用公司名義及身份開展上述活動。第二類行為實質上是指公司與股東完全混同,使公司成為股東的或另一公司的另一個自我,或成為其代理機構和工具,以至于形成股東即公司、公司即股東的情況。通常來說,公司形骸化的重要表征是人格、財產、業務等發生混同。4 最后關于結果的要求,有兩層內在含義,其一是需要具備損失存在額客觀性,其二則需要損失與第二要素中的行為具有因果關系。


其次,法人人格否認制度適用在訴訟中舉證責任在一般情況下仍然適用“誰主張誰舉證原則”,即原告需要舉證證明股東身份、損害行為及損害結果等要素。有一特殊情形即上文提到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人格否認,當被否認人格的公司為一人公司時,對于股東與公司的混同僅需證明二者財務混同,且舉證責任倒置,即被告(公司股東)需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如證明不能,則需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微信圖片2.png



三、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是否可以逆向適用



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適用模式很清晰,基本為:

微信圖片3.png

否定公司的法人人格后,股東需要直面公司的債務,那么公司是否需要負擔起股東的個人債務呢?尤其在行為要素存在第二類“公司法人人格形骸化”情形時,在公司與股東完全混同的場景下,既然法律規定股東要承擔公司債務,那么反向的,公司是否應當對股東的個人債務承擔責任呢?對于這個問題,尚存爭議,最高院的審判觀點中雖然認為“逆向否認或橫向否認是否適用《公司法》第二十條所規定的法人人格否認制度之法理,可在今后審判實踐中進一步研究總結” 5 ,但從已有的司法判例來看法院在審判實踐是對此類主張均未支持,雖未明確表達“即使公司法人人格被否認,公司也不會對股東個人債務承擔法律責任。”的觀點,但在面對此類主張時,審判法院對于是否存在可以否認法人人格的情形認定標準嚴格,最終并不支持原告的主張。以下摘錄兩個指導案例:


[案例一]

在美國礦產金屬有限公司與廈門聯合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債務糾紛案中,其裁判摘要為:“經國家主管部門核準登記的具有法人資格的企業,依法應當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確定該企業的開辦單位是否應當對該企業的債務承擔民事責任,應嚴格審查開辦單位對該企業的出資情況以及開辦單位有無抽逃該企業注冊資本、有無惡意轉移該企業財產等情形。開辦單位在上述方面無過錯的,不應對該企業的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四終字第4號民事判決書)6


[案例二]

在梁清泉與襄樊豪迪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雷鳴委托合同及撤銷權糾紛案中,其裁判要旨為:無論是否為一人公司,均不影響其具有獨立的法人人格。公司與股東是不同的民事主體,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的自有財產,即使公司接受了股東的財產,也不構成公司對股東的債務共同承擔責任的理由。(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二終字第97號民事判決書)7


筆者認為,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不可逆向適用。從立法目的分析,法人人格制度是公司法的制度,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的創設是為了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為了彌補法人人格獨立制度下公司股東與公司其他相關利益人之間利益的失衡。由此,如利用這一制度反向掣肘公司,則將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從根本上違反了這一制度的立法目的。


微信圖片4.png



三d福彩开奖号试机号